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硬件 >希拉蕊、川普之战:一场捞钱能手和社群狂人的对决>内容

希拉蕊、川普之战:一场捞钱能手和社群狂人的对决

2020-07-08 04:25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858)

希拉蕊、川普之战:一场捞钱能手和社群狂人的对决
REUTERS/Damir Sagolj - RTSPKXI

川普有多爱 Twitter 与 Facebook?透过各种社群媒体注册帐号,川普已经实现近 8500 万次「网路互动」,几乎是希拉蕊的 3 倍。

而硅谷有多讨厌川普?包括 Twitter 前 CEO Evan Williams,及 Facebook 掌门人 Mark Zuckerberg 在内的数百名科技界大佬都曾公开痛斥过这个经常「四处乱咬人」的美国候选人。

也正因为如此,即便希拉蕊不发出任何声音,众多硅谷精英似乎也会选择无条件站在她的身后。因此,大笔来自科技公司的竞选资金就流入了希拉蕊的腰包。但是另一方面,即便川普根本从硅谷捞不到什幺油水,但却自带「省钱技能」,仅靠在社群媒体上口无遮拦释放各种言论,其网路曝光度及话题热度就远远高于其他候选人。

一个是捞钱能手,而另一个却是社群狂人。就让我们来看一下两位候选人如何演绎美国大选中的「得意」与「失意」。

捞钱之战:「硅谷公敌」川普自然比不上「掘金能手」希拉蕊

自 2015 年 4 月 12 日希拉蕊宣布参加 2016 年美国大选之后,仅在头 4 个月就筹集到 4500 万美元竞选资金,创造了美国大选筹款的历史纪录。而上一个做到短时间内筹集资金超过 4000 万美元的正是快要卸任的欧巴马。此外,希拉蕊也是 2016 美国大选中迄今为止筹钱最多的候选人。

而其中一个促使希拉蕊拿到巨款的重要推动力恰恰是那些来自硅谷的精英们。

虽然根据竞选以来希拉蕊提交给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出,金融与法律界是其竞选资金的主要来源。但硅谷也毫无疑问是希拉蕊需要拉拢的重要对象。

在加州,许多科技巨头、富豪及创业者们都是希拉蕊的支持者,而他们也愿意为竞选慷概解囊。特斯拉的执行长 Elon Musk、Facebook 营运长 Sheryl Sandberg、梦工厂共同创办人 Steven Spielberg 都是希拉蕊背后的重要「金主」。

而 Sandberg 甚至在今年 4 月份希拉蕊刚刚参选时就公开表示:

与此同时,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董事会执行主席 Eric Schmidt 曾公开承认自己是希拉蕊的粉丝。在竞选活动中,希拉蕊团队还使用了 Schmidt 资助的一个神秘创业公司——The Groundwork 提供的竞选谘询服务与数位竞选产品。

除了以上这两位忠实支持者,Facebook 行销长 Gary Briggs、YouTube 掌门人 Susan Wojcicki 以及 eBay 执行长 John Donahoe 都曾带领部分员工公开向希拉蕊捐款。

因此,似乎是为了顺应硅谷的「喜好」,希拉蕊在今年 6 月发表的「美国综合科技计划」更像是一份硅谷的愿望清单。

譬如在计划中,希拉蕊承诺 2020 年将为所有家庭提供高速网路服务、减少监管限制、支持网路中立规则等等。此外,她还提议加大电脑科学、工程教育的投资力度,扩展 5G 行动数据应用领域,在更多机场和车站为人们提供便宜的 Wi-Fi 网路。如此「美好的愿景」理所当然地帮助希拉蕊巩固了自己在科技圈的地位。

当然,让希拉蕊更为重视硅谷的原因是,技术公司从任何意义上都不容忽视,它们在政治上的影响力正借由作为财富聚集地硅谷的崛起壮大而不断增强。根据美国无党派互动政治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技术产业过去 20 年对美国总统大选的支持贡献总计超过 6000 万美元,高于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行业。

然而正当希拉蕊在硅谷的支持率不断攀升的同时,川普的移民与自由贸易政策却惹火了大部分硅谷的技术公司。

在一次公开宣讲中川普曾表示,美国政府应该取消针对高级专业技能工人的 H-1B 签证,而这一签证恰恰是硅谷企业获得外国高级人才的最主要管道。言论一发出就迅速引发了美国科技媒体对川普的「口诛笔伐」。

而在今天举行的首场大选电视辩论中,川普又一次强调,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与美国贸易政策这些协定夺走了美国人民的工作,并承诺计划通过限制美国参与全球贸易来恢复美国製造业活动。

对于那些拥有庞大海外市场的科技公司来说,这一政策显然会影响到自己的发展。惠普 CEO Meg Whitman 就曾明确表示,川普的这一贸易政策将会对惠普公司构成较大的威胁。

因此,川普逐渐成了最不受硅谷欢迎的人。他们认为川普在有意与硅谷作对。理所当然地,川普从硅谷那里得到政治捐款的几率也变得微乎其微。

另据一份竞选筹资网站 Crowdpac 的报告显示,截止 2016 年 6 月,仅有 52 名科技从业者为川普捐出了自己的钱,资金总额仅有 2.1 万美元;相比之下,希拉蕊则从约 2000 名科技捐赠者那里获得了 260 万美元的捐款。

虽然川普与硅谷不对盘,但他还是能获得美国房地产及医疗保险行业的大力支持。譬如在今天的第一场大选电视辩论中,他明确表示将支持废除房产税并将在当选后大幅调低企业税率。此外在今年 3 月,他还声称自己的 7 项「医疗提议」将有利于扩大医改範围,提高医疗改革品质,使美国民众都能负担得起医疗费用。正因为如此,特朗普最近也从医疗行业那里拿到了部分捐款。

但总的来说,在硅谷的支持上,希拉蕊完胜特朗普。

没赢得硅谷的好感,但川普却在美国大选的「社群之战」中打了一副好牌:

虽然筹集的钱款与希拉蕊差距过大,但这不妨碍川普团队选择走一条更为精打细算的竞选宣传之路:充分利用社群媒体 Twitter 与 Facebook。

密西根大学美国政治学教授在接受《财经》杂誌採访时表示,大选中最花钱的地方是电视广告、数据营运和地面动员活动。而截止今年 8 月,川普在成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以来,还未在 7 个民意摇摆州投放任何电视广告,但希拉蕊团队仅在 6 月份就已经在这些地区的宣传广告方面消耗了 2600 万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 ABC 也报导称,截止 8 月份,希拉蕊的竞选团队在电视广告上已经花费了 5200 万美元,而川普的竞选团队在电视方面竟然未花一毛钱?!

对此,我们可以想像川普不以为然的表情:这又如何?我比希拉蕊的 Twitter 粉丝多了几百万?!

而今年 4 月份《纽约时报》也做过一项调查:虽然川普的整体广告费仅支出了 1000 万美元,但获得的免费媒体曝光价值却高达 18 亿美元⋯⋯

的确,川普应该是至今最会利用社群媒体的总统候选人。与希拉蕊的硅谷技术行销团队相比,川普的做法其实更接地气儿且具有浓浓的「草根味」:喜欢坐在电脑前「与网民狂聊」,试图在网路上与更多支持者建立联繫。

据社群媒体分析工具 CrowdTangle 的统计显示,仅仅在 2015 年 6 月至 2016 年 1 月期间,川普在网路上就发表了超过 6000 次言论,大部分都发表在 Facebook 及 Twitter 平台。CrowdTangle 总裁 Brandon Silverman 曾表示,川普在这次选举周期中透过网路掌握了社会话语权,这是历届候选人都没有达到的效果。

而华盛顿邮报也给他算了一笔帐,川普现如今几乎每天发 10 条推文,比此前多得多。正如大选前后政治分析师们会计算「政客和选民的每一次互动」,「每一次握手」所带来的选票转化率一样,在社群媒体上的互动一定也有「转化率」。

由此看来,川普实在是精明,选战开始后他就越来越频繁地登入 Twitter,看来这转化率肯定是让他很满意。事实也证明,在竞选开始前,川普的 Twitter 粉丝数不及希拉蕊,而如今已经成功反超 210 万人,达到 1180 万⋯⋯

有意思的是,川普对社群媒体的「用法」也独树一帜。别的总统候选人都是希望透过社群媒体想表现出自己「和蔼可亲、值得信任」的一面,但川普却将社群媒体讯息快速即时、「攻击性言论更能引发舆论热度」等特性发挥到了极致。

也就是说,他的 Twitter 更像是一份「充满自由主义风格的报纸」。而作为「社会评论家」与「局外人」川普自始至终都没打算遵守政治圈此前预设的规矩。相反,除了与选民互动,他直接将这份「报纸」打造成了攻击对手的最佳工具。比如在苹果与 FBI 的「密码解锁大战」中公然抨击苹果公司,惹得库克声称今年将不会向共和党捐款。

但在其支持者们看来,川普的「嘴炮」并无不妥,反而还替他们说出了心里话。而川普的 Twitter 也营造出一种氛围,深深吸引着这些支持者。每当他发出一条攻击性推特,往往会在第一时间得到上万的转发;每当川普攻击某个人,这些川普的拥护者也会一拥而上。

因此,川普在社群媒体上的「超级大 V」身份,除了提高粉丝的忠诚度,还给他带来了超乎寻常的曝光度。无论按照什幺标準,川普都堪称「无处不在」。这也是为何你可能在科技媒体及部落格上很少看到其他政客的名字,但川普的「表情包」却经常出现在头条新闻中。

与川普在社群媒体上的呼风唤雨不同,受到硅谷支持的希拉蕊似乎更有技术靠山——在其的背后隐藏着一支来自于硅谷的「科技天才们」组成的超级团队。

他们不仅为希拉蕊的竞选主页频繁进行优化,更是开发出了历史上第一个总统选举 app。当然,使用高科技的醉翁之意还是在于「政治捐款」:官网上的捐赠系统是目前希拉蕊科技团队开发的最大应用。

然而,虽然拥有製作精美的网路产品与强大的科技团队,但希拉蕊引发的社群效应与川普相比似乎总是「棋差一招」。当然,也许后者浓浓的「乡土气息」画风与槽点总是能戳中基层大众的内心。因此在社群选举之战中,端庄优雅的形象显然不如川普的「大嘴巴」更好用。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